当前位置:首页
> 兖州概况 > 历史文化 > 非遗传承

视力保护色:
柳下惠的传说

2017-09-04 11:32:12信息来源:浏览次数:字体:[ ]

兖州城西颜店镇的故县村,是一个历史相当久远的村庄。那里曾立有一座石碑,上镌“和圣故里”四字,和圣即春秋时的著名贤人柳下惠。然则故县就是历史上的柳下邑。

柳下惠是鲁孝公的儿子公子展的后裔,因以展为姓。他名获,又名禽,字季。史称柳下惠,是因为他居于柳下邑,“惠”是他死后的谥号。他的事迹散见于先秦典籍中,虽然只是些片言只语,仍然可以使我们知道,他是一个有着崇高的精神境界和高尚的人格魅力的人。

柳下惠在鲁国做士师。这是一个掌管刑罚狱讼之事的小官。当时鲁国公室衰败,朝政把持在臧文仲等人手中。柳下惠生性耿直,不事逢迎,自然容易得罪权贵,竟接连三次受到黜免,很不得志。100多年后的孔子在谈到这事时还十分气愤,说“臧文仲其窃位者与?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!”(《论语·卫灵公》)柳下惠虽然屡受打击排挤,仕途蹭蹬,他的道德学问却名满天下,各国诸侯都争着以高官厚禄礼聘他,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。有人问其故,他答道:“直道而事人,焉往而不三黜?枉道而事人,何必去父母之邦?”(《论语·微子》)意识是说,自己在鲁国之所以屡被黜免,是因为坚持了做人的原则。如果一直坚持下去,到了哪里也难免被黜免的结果;如果放弃做人的原则,在鲁也可以得到高官厚禄。那又何必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呢?

《孟子·万章》说:“柳下惠不羞污君,不辞小官,进不隐贤,必以其道。遗佚而不怨,厄穷而不悯,与乡人处,由由然不忍去也。尔为尔、我为我,虽袒裼裸裎于我侧,尔焉能浼我哉!故闻柳下惠之风者,鄙夫宽,薄夫敦”。这段话的意思是,柳下惠不以事奉行为污秽的君王为羞耻,不因官小而推辞不干,总是尽力贡献自己的才能,推行自己的主张。不被人理解重用也毫无怨恨,处境穷苦恶劣也不忧愁。不管和什么人相处,都能和气自然,使对方不愿离开。即使有人在他面前脱衣露体,这种极不礼貌的行为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——你是你,我是我,你自己不尊重怎么能污染于我?因此,和他相处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感化,气量狭小的会变得宽容大度,生性刻薄的会变得敦厚大方。孟子最后总结道:“柳下惠,圣之和者也!”“和圣”之称即由此而来。

齐国的国君派人向鲁国索要传世之宝岑鼎。鲁庄公舍不得,却又怕得罪强横无礼的齐国,遂打算以一假鼎冒充。但齐国人说:“我们不相信你们,只相信以真诚正直闻名天下的柳下惠。如果他说这个鼎是真的,我们才放心。”庄公只好派人求柳下惠。柳下惠说:“信誉是我一生唯一的珍宝,我如果说假话,那就是自毁我珍宝。以毁我的珍宝为代价来保住你的珍宝,这样的事我怎么干?”庄公无奈,只得以真鼎送往齐国。 

鲁僖公时候,忽然有大批的一种叫做“爱居”的海鸟齐集于鲁国的东门之外,遮天蔽日,三天不去。鲁国执政大夫臧文仲以为这是不祥之兆,便组织百姓举行了大规模的祭祀活动,以求消灾免祸。柳下惠闻讯后,非常反对这样做,对臧文仲提出批评。他认为祭祀的典礼只可以用于对国家民族作出重大贡献者,怎么可以用于海鸟?海鸟忽然大批到鲁国来,自有其自然的原因,例如海上风大、内地气候温暖等。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柳下惠反对祥瑞灾变等迷信传说,是一个很有独立思想见解的人,以致臧文仲听了他的批评后,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错误,说“信吾过也,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”(《国语·鲁语》)。还把这件事记录下来,以作为将来的警戒。

柳下惠有一个弟弟叫展喜,在鲁为大夫。公元634年,齐孝公领兵伐鲁。鲁僖公派展喜去慰劳士兵以便迎战。柳下惠得知,便向展喜授以方略,让他到齐营去见齐孝公。孝公问,“我齐国在军压境,你们害怕了吧?”展喜笑道,“小人才会害怕呢,君子是不会害怕的!”孝公不解地问为什么。展喜说,“凭先王之命。当初鲁之始封国君周公和齐的始封国君太公曾共同辅佐周成王。成王曾赐以盟书,说齐鲁两国今后要世代修睦敦好,不可以互相残杀。现在盟约尚藏在内府,载于史书,每当新君即位都要郑重地宣誓永志不忘。你才即位几天,怎么能把这事抛在了脑后?”齐孝公无言可对,自知理亏,只好撤兵。

最为人们所称道传诵的是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。说的是有一个冬夜,柳下惠独处一室读书。他发现自己门外有一个已被冻僵了的女子,便把女子抱到屋内,以自己的体温把女子暖得慢慢苏醒,最终救活了她,而他并没有一点点非礼越轨的行为。由此可见他品德的高尚纯洁,是完全符合后来儒家所倡导的“慎独”精神的。清代学者刘逢禄说:“前乎夫子而圣与仁,柳下惠一人而已。”其道德可以与孔子相提并论了。

柳下惠去世后,他的弟子准备做诔词祭奠。他妻子说,你们虽为弟子,还是不如我对他了解得更深刻。于是自作诔词:

    夫子之不竭兮!

    夫子之诚信,与人无害兮;

    屈柔从俗,不强察兮;

    蒙耻救民,德弥大兮;

    虽遇三黜,终不蔽兮;

    庶几遐年,今遂逝兮;

    嗟乎哀哉,魂神泄兮;

    夫子之谥,宜为惠兮!(《列女传》)

柳下惠的“惠”字就是这样来的。

有这样一位品德高尚贤人,实为兖州人的骄傲。因此兖州历史上曾有过不少与他有关的古迹。今兴隆庄镇的和尚堂村,据说本名为“和圣堂”,因为那里有过柳下惠的祠堂。无独有偶,今城内东桥北有惠民街,那里也曾有过柳下惠祠。惠民街之名即由此而来。清代诗人张庭桂作过《兖州怀古》诗八首,其中一首写柳下惠祠:

    祠前古木尚横空,父母之邦托大东。

    见说高风兴百世,肯将清介易三公。 

    炉烟自霭荒庭里,墓碣犹余夕阳中。

    岂但燕师王可犯,至今樵采禁儿童。

诗的第四句用的是《孟子·尽心》中的典故;“孟子曰: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”。第六句里的“墓碣”,是指城西高庙村的柳下惠墓,那是一个高约五米,周长约百米的大土堆,上有清康熙时兖州知府金一凤立的“和圣柳下惠之墓”碑。解放后,柳下惠墓曾被公布为山东省重点文保单位,可惜在文革中被挖掉。诗的最后两句,典出《战国策·齐策》和《齐宣王见颜斤蜀 》章,其中颜斤蜀 说:“昔者秦攻齐,今曰:敢有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!”由这首诗不难想象出清代兖州柳下惠祠堂中古木参天、炉烟蔼蔼的景象;也不难体会出古人对柳下惠的崇敬之情。

(编辑:)
【打印本页】【我要纠错】【关闭窗口】

[全文下载]: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